山东倪氏海天人力资源管理有限公司
坊子区2021年春季大型招聘会

一、活动主题:

春风送岗  职等你来

二、活动形式:

线上线下同步进行

三、活动时间:

(一)线上:2021年2月21日-2021年3月20

(二)线下:2021年2月21日(根据防疫工作要求,时间如有变动,将另行公告)

四、活动地点:

(一)线上:

1、电脑端网址:www.nishihaitian.com

2、手机端网址:m.nishihaitian.com

3、“坊子人力资源服务平台”公众号

(二)线下:坊子区政府东文化广场

五、组织单位:

主办单位:

潍坊市坊子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承办单位:

潍坊市坊子区公共就业和人才服务中心

山东倪氏海天人力资源管理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

共青团坊子区委

坊子区总工会

坊子区退役军人服务中心

坊子区妇女联合会

坊子区工商业联合会

坊子区残疾人联合会

坊子区融媒体中心

坊子区志愿者协会

潍坊市坊子区创大职业培训学校

坊子区鲲鹏救援中心

业务范围
1、综合人力资源服务(HR顾问); 2、劳务派遣、劳务外包; 3、代缴五险一金、代发工资; 4、企业社保户开立及托管; 5、劳动关系协调与仲裁材料整理; 6、企业社保筹划与代办补贴申请; 7、企业雇主责任险代缴与理赔; 8、人事代理、档案托管; 9、办理大学生毕业网签; 10、高端人才寻访(猎头服务); 11、代理企业招聘、个人职业介绍; 12、创业指导与创业资金对接; 13、职业证书培训、学历提升服务; 14、代办营业执照、商标注册、记账报税; 15、品牌策划与推广; 16、活动组织与承办。
联系我们
招聘求职热线:0536-7608568  
代理服务部热线:0536-8773252
职业技能培训热线:0536-7607768
监督电话:0536-2105933
公司邮箱:nishihaitian@163.com
地址1:潍坊市坊子区凤凰街88号2号楼
          (亚特尔未来广场C座12楼1206室)
地址2:倪氏海天凤凰街道服务站
         (潍坊市坊子区龙居甲苑南门东50米)

雇主责任险,到底赔给谁

 二维码

微信图片_20201104162544.jpg

雇主责任险承保的是雇主的赔偿责任。而在实务中常常存在这样的情况。

雇主只关心自己的责任能不能被保险所填补,若保险核保不过,自己也不会轻易的向员工赔付。保险公司一方面需要雇主提供已向雇员承担赔偿责任的依据,以确定是否应当承担保险责任或保险责任应当承担到什么程度(即足额赔付还是不足额赔付);另一方面,各保险分支机构处于对赔付率、赔付限额等内部指标的考察,刻意的对单位设置程序上的障碍,将赔付的时间点确定在其希望出现的时间(这也就是为什么同一家保险公司分支机构在某一时段赔付及时,而某一时段赔付迟缓)。而雇员只关心自己能不能拿到相应赔偿,而不管拿到的钱是什么性质、由谁支付。

因此,在雇主责任发生时,雇员一般会先找到雇主,而雇主则会将矛头引向保险公司,保险公司又会以雇主未提供所需材料为由将责任推回,并告知雇员,其非保险合同一方当事人,也非受领保险金的受益人,不能直接向保险公司要钱。一来二去,雇主与保险公司皮球踢得如同巴塞罗那的中后场一样,雇员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那么是否像保险公司所说,雇员就无权向保险公司主张保险金呢?


案例:(2018)新7102民初55号

刑某为正太公司的员工,正太公司为刑某在人保财险购买了雇主责任险,保险限额为30万元。2017年5月(保险期间内),刑某在执行加工217国道停车场围栏工作时突发疾病,经同事送医抢救无效不幸身亡。刑某无妻儿子女,父母双亡,其五个兄弟姐妹为其继承人(下称“刑某继承人”)。

后正太公司、刑某继承人均向人保财险申请理赔,遭到人保财险的拒付。故刑某继承人将人保财险诉至法院,要求保险公司赔付30万元,同时列正太公司为第三人(是否为法院追加尚不清楚)。庭上,保险公司辩称,继承人并非保险合同的一方当事人,原告主体不适格。请求法院驳回诉讼请求。而第三人正太公司则表示同意由原告代公司向人保财险主张雇主责任险。

法院根据双方陈述及提供的证据材料,归纳争议焦点为“原告的主体资格是否适格及被告应否承担保险责任”(也就是本文所提出的问题)。法院认为,正太公司的赔偿责任明确(该部分笔者不展开论述);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二款规定,正太公司有权请求人保财险向刑某继承人支付30万元的保险金,而正太公司同意该请求权由刑某继承人行使,人保财险当然的需要履行自己的保险责任。最终判决支持继承人的全部诉讼请求,人保财险应向刑某继承人支付30万元保险金。


那么我们就来看看这个关键的六十五条。

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

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对第三者应负的赔偿责任确定的,根据被保险人的请求,保险人应当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被保险人怠于请求的,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   

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未向该第三者赔偿的,保险人不得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   

责任保险是指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


该条文是《保险法》中对责任保险的专门规定。

将该条文的内容放在雇主责任险中来理解:

第一款明确了保险公司可以直接向雇员(或其继承人)给付保险金;

第二款明确了在责任确定的情况下,雇主可以直接请求保险公司向雇员(或其继承人)给付保险金,当雇主怠于行使请求权时,雇员(或其继承人)可直接要求保险公司赔付;

第三款明确了雇主未向雇员(或其继承人)支付赔偿款时,保险公司不得向雇主支付保险金;

第四款则是对责任保险的定义。


这四款中,第二款是保险金追索的核心。

其上半部分与第三款相配合,构成了如下赔偿流程:在责任明确的情况下,雇主要么直接要求保险公司向雇员给付保险金,要么在向员工赔偿后再要求保险公司填补损失,禁止保险公司在雇主未赔偿的情况下向雇主直接支付保险金,确保了对雇员的赔偿能落到实处。

其下半部分则规定雇员的直接请求权,可以更好的解决雇主给雇员造成损害后,或丧失履行赔偿的能力,或者不积极进行赔偿、也不向保险公司请求直接向雇员支付保险金,甚至是直接下落不明的情况,让雇员直接享有保险金的请求权。

对于“怠于行使请求权”,《保险法司法解释四》第十五条明确

被保险人对第三人应负的赔偿责任确定后,被保险人不履行赔偿责任,且第三者以保险人为被告或者以保险人与被保险人为共同被告提起诉讼时,被保险人尚未向保险人提出直接向第三者赔偿保险金的请求的,可以认定为属于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二款规定的“被保险人怠于请求”的情形。单纯从条文来解读,雇主在理赔遭拒付后便不再作出任何动作不属于六十五条中的“怠于行使请求权”,那么雇员的请求权将不会获得直接请求权。

回到案例中,刑某继承人的请求权其实是来源于案件第三人正太公司的渡让,并非其本身就享有的,笔者猜想该第三人为法院主动追加,意在让诉讼继续审理并取得应有的社会效果。但就此案透露出的雇员与雇主并未交恶、互相配合的情况,以雇主为原告、保险公司为被告,要求保险公司向雇员支付保险金才是正确的姿势。

但如果该案中正太公司在遭到拒付后便下落不明,刑某的继承人能否成为适格的主体呢?《保险法》没有明确,《司法解释四》也没有明确,但责任明确前提下,保险公司向雇主支付保险金是法律的应有之义。同时,法律及司法解释并没有堵死法官解释法律的通道,“怠于行使请求权”仍然存在解释的空间(如,未能依据拒付理由递交理赔材料等情况)。雇主仍可以将雇主与保险公司一同诉至法院。


企业主们,你们的保险买对了么?


文章分类: 雇主责任险
分享到: